杜月娥牧师(医生)

Rev (Dr) Nina Khong
杜月娥牧师(医生)

训练时节

虽然我们无法确实地阐述自己的未来,不过却可以经常回过头来看看,那些我们曾经拥有,看似毫不相关的生命方向和经验,突然间都凑合在一起。神带领我们走一个看似不同的方向时,并不是一个随意的安排;相反的那是一个关键的决定,好让神能够在我们身上完成祂的旨意。对杜月娥牧师(医生)而言,最近在她转换生命跑道时,这样的体会带给她无限的惊喜。

Edmund Tan采访

当杜月娥牧师第一次意识到,神不但要姐妹在教会的前线事奉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;同时神摆在她面前的道路,是要她成为全教会姐妹家族的领袖时,她开始感到懊悔,因为早期她无法看到神为何要她在G12所扮演的角色。不过,当她拜访Rick Seaward牧师并与他商讨此问题时,他以温和的语气纠正说这是神为她安排的时间先在后方仔细观察,现在应该踏出第一步。杜牧师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,都成为她受装备的一部分。唯有这样,这个真理才突然变得清晰。现在,杜牧师能以新的角度来评估过往的经历。

早年的生活

杜月娥在青少年时期,朋友带她参加青年归主协会的聚会而认识主耶稣。当她在国家初级学院就读时,她与未来的伴侣邝健雄相识。本来健雄被委派去帮助月娥的一位同学,没料到,健雄竟然帮了月娥这位初信者,让她赶快熟悉新学院的生活。

在达拉斯的训练

两人相恋九年后,月娥从医学院毕业,并与健雄结婚。婚后,这对新人立即远赴达拉斯,因为健雄要在达拉斯神学院接受训练。月娥宣称她在达拉斯的那段时间,是神训练她的时期。

健雄在达拉斯所牧养的教会,月娥也参与事奉。大部分的时间,她都在服事柬埔寨难民,举凡探访、带他们去教会、翻译、给他们买杂货和衣服等等,只要她能够做到的,她都尽力而为。她也帮忙组织儿童教会并教导小孩。此外,在周日她还服事已婚夫妇,其中包括新婚夫妇,在他们的寓所举行小组聚会。

回返新加坡

回到新加坡,月娥首要的责任是在新的教会建筑物里设立育婴室。过往在达拉斯获得的经验,让月娥更清楚该做些什么,以及如何完成她的目标。

刚开始,月娥以代理医生为业,但是,在一九八四年,神赐给她一个异象要她成立自己的诊所。就这样,一经营就是十六年。

她也为待产母亲举办计划生育的课程。此课程提醒学员神在胎儿成形的过程中的作为;同时告诉她们在怀孕和分娩时期,在健康和生理方面的准备,所应负起的个人责任。她与健雄在他们的家开始第一个细胞小组,这正是坚信浸信教会目前的小组事工的前身。

当神赐给她第三个孩子,加上大女儿刚好上小学,而健雄因着坚信浸信教会的增长,不得不投入更多的时间,因此,月娥决定暂时放缓自己在教会的服事,专心一志地当妻子和母亲。从那时起,由于健雄在国际事工上的服事,要求他经常到外国公干,于是,月娥便在后方支持他。在那个时候,我觉得我应该照管家庭的大小事物,好让健雄对家庭没有后顾之忧,而能全心全意地事奉。

一九九九年,月娥遇到一场严重的意外,在加护病房住了好几天。虽然,后来她康复了,不过,这次事故对她意义深重。因为,她第一次体会到,她的孩子是多么无助!这次事故也促使她决定在公元两千年结束她的诊所。

捕捉G12的异象

二零零一年十一月,健雄与月娥到波哥大的国际灵恩宣教中心去拜访卡士迪颜诺斯牧师。拜访期间,月娥特别留意神叫亚伯拉罕离开他的本国、本族和父家这段经文(创12:1-3)。祂们提醒她,多年前,神要她离开新加坡这舒适的领域而到达拉斯去。可是,现在她更加明白神的应许,因此,毅然成为姐妹家族的领袖,她要支取千万灵魂得拯救的应许。

接着,在二零零二年二月,月娥在新加坡的国际G12大会再次与卡士迪颜诺斯牧师会面。这次,月娥再次感受到神对她发出的挑战。神所安排的时间刚刚好。这回,她发觉自己已经完全预备好,她接受神的呼召,以姐妹的身份兴起来,跟随神的引领事奉祂。

View this in